共享充电宝“设置成10元/小时都可以”?

原创 PC4f5X  2021-04-17 05:42 

共享充电宝“设置成10元/小时都可以”?

本报记者/陈佳岚/广州报道

近期,有关共享充电宝的新闻频频登上热搜,尤其是涨价问题往往能引发大量网友高度关注和热议。据央视报道,有杭州西湖景区有游客发现,这里可供选择的共享充电宝品牌包括街电、怪兽充电、小电等,但这些品牌的充电费用几乎都是每30分钟5元,亦即每小时需要十元。

长期使用共享充电宝的用户李婷(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的近几年在街电的订单显示,2018年9月,她的租用费用大多还是1元/小时;到2019年5月,她的租用费用已涨至2元/小时;2019年9月之后,又涨至3元、4元/小时。

从最初的半小时免费、1元/小时的亲民价格,到现在每小时需花3~4元,而24小时封顶价也从20元涨至30元,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不断上涨,已让不少消费者直呼用不起。

记者近日走访了商场、餐馆、便利店等共享充电宝常见场所,价格确实普遍上涨,多是3元/小时起步。有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甚至对记者直言,只要人们接受,价格设置成10元/小时都可以。

多位行业从业人员和分析人士认为,经过前期的低价跑马圈地,目前国内已基本形成“一兽三电”(怪兽充电、街电、来电、小电)的格局,如今已是资本收割阶段,而小小共享充电宝背后其实跟着生产商到商户的长长利益链,多重获利冲动让共享充电宝一路涨价。但涨价必然导致部分用户流失,共享充电宝们亟须找到新的增长路径。

10元/小时?

据悉,大多数共享充电宝的定价其实是由商户和企业共同制定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可以根据商户提出的要求,来调高或者调低共享充电宝每小时的使用价格。但也有部分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定价可以由商户自己设定。而相同品牌使用价格差异主要是因为场所不同而造成。

近日,记者也走访了广州市的商场、餐馆、便利店等地,各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大多数维持在3元/小时左右计费,但广州动物园的共享充电宝充电费用要4元/小时、广州南站高铁站的共享充电宝充电费用要5元/小时。

记者以“充电宝投资人”的身份咨询时,一位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表示,单价一个小时多少钱可以由自己来设定,哪怕设置成10元/小时都可以。但像餐馆、便利店这种场所如果单价设置得太高就没人用了。

“10元/小时放在某些地方真的不贵,比如景区、机场,演唱会等场所价格设置高了,仍会有很多用户去借,在有限的条件下,进了景区,你手机又恰好没电,又不想错过重要消息,用户的需求摆在那里。”一位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认为,像酒店、足浴、网吧这种场所,设置成4元/小时至5元/小时也是合理的。

对于共享充电宝“悄悄涨价”也有企业回应定价策略与场景有关。此前,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在上市敲钟现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便回应了近期外界关心的共享充电宝“悄悄涨价”。“定价策略是对标一瓶农夫山泉的价格。农夫山泉带给大家用水自由,它在一些场景卖一两元钱,在一些比较高端场景里面卖更贵,可能5~10元钱。”

一位深圳的用户向记者反映,他在深圳中心书城捐血站租借一个来电共享充电宝40分钟仅用了1元,而在深圳罗湖火车站他同样用来电共享充电宝租借了40分钟,租金却要6元。过高的共享充电宝价格引来了他的不满。

这也就部分解释了,媒体报道的杭州某景区附近的充电宝使用价格甚至达到10元/小时的原因。

而这种商业定价方式早已经普遍,即便如此,部分消费者还是一时难以接受。李婷对记者说到,买一个充电宝才四五十元,租一个共享充电宝动不动就要4~10元,租金与售价比高达10%以上,多租几次早就够本买充电宝了。

价格与用户抉择

共享充电宝风起于2017年,借着共享经济的东风,资本爆发式入局,行业开始野蛮生长。与诸多新兴行业发展轨迹类似,国内共享充电宝行业经过多轮洗牌,基本形成“一兽三电”(怪兽充电、街电、来电、小电)的格局。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8年下半年起,头部共享充电宝玩家陆续宣布实现盈利,2019年,由于市场价格上涨以及年底怪兽的新一轮融资,共享充电宝再次引发关注。

数据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占据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截至2020年底,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

对于共享充电宝整体价格上涨的原因,人工智能领域专家邓伟强认为,共享充电宝已到资本收割阶段,一方面,市场占比越大,越容易吸引资本投入,上市迅速更快;另一方面,由于技术含金量不高,美团等公司的应用场景丰富,有后发优势,可预见未来共享充电宝市场将有很大变化。

近段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除了涨价受到外界关注外,就是不少共享充电宝企业都在准备上市,而企业上市在即,或是此轮涨价最重要的推手之一。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记者表示,目前市面上诸多共享充电宝企业都在准备IPO了,共享充电宝市场还是一门不错生意,可以做到比较大的体量,但是暂时还没有平台化,在资本市场里缺乏溢价能力,缺乏故事可讲,为此在这样的背景下,就必须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财务报表。

对于共享充电宝的计费价格未来还会不会再涨,一些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认为,未来可能还是会涨,但4元/小时是最高了,价格再高,多数消费者可能会承受不起了。

而李婷对记者说到:“3元/小时的价格是我租用共享充电宝的极限了,再涨价我宁愿选择自带充电宝出门。”

“消费者对价格的感知度是非常敏感的,价格一味地上扬,最终导致过高的价格是不可取的。”在张毅看来,价格的略微上扬,消费者的选择意愿就会有明显的下滑,这点值得大家警惕。

张毅认为,目前的价格是消费者相对比较容易接受的价格,如果价格继续上扬,可能会对各家共享充电宝的市占率产生影响,也可能催生充电宝销售市场的增长。

“一味的涨价肯定会造成用户流失的。”网经社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记者表示,价格的改变必然会影响用户的数量,这是一个动态过程,但他认为,只要市场需求存在,适当的价格调整有助于平台收入的最大化,而用户的留存会抑制价格的浮动,慢慢会形成合适的价格体系。

共享充电宝进入“下半场”

共享充电宝的时租不断上涨,除了有企业提高营收、进一步回流现金等因素助推,高流量商家提高入场费和分成比例也促使企业进一步提升共享充电宝的时租价格。在一些客流量较大的酒吧,入场费甚至可以高达每年20万元。

街电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表示,像他们品牌,前期普通的商户投放共享充电宝机器都没有补贴。随着共享充电宝企业们的竞争更加激烈,他们对商户的补贴力度也在加大。

据其介绍,如果商户不购买机柜,机柜将免费投放,商家可以享受到的收益是40%到50%。如果商户选择购买机器,一台6口机柜,前六个月可以享受85%的分成比例,之后将永久享受80%的分成比例。

而另一款名为倍电的共享充电宝,商户采购1~19台,每台售价是499元,商户购买后将获得100%的分成比例。

艾瑞咨询报告提及,商户分成比例从最初的20%甚至免费,增长到目前的50%左右。

在分成比例方面,记者了解到,共享充电宝品牌与商家的分成比例5成至9成不等,而在一些商场和景区,共享充电宝品牌还需支付高额的入驻费。

而共享充电宝品牌商们最终能获得多少收益呢?

以刚上市不久的怪兽充电为例,怪兽充电在2019年的净利润率只有8.2%,2020年,在营收同比增长近40%的情况下,怪兽充电当年的净利润仅为7543万元,同比下降54.86%,净利率为2.7%。这样看来,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的净利润率也不是很高。

而净利润下滑与其市场推广、运营费用提升有很大关系。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占到了运营费用的一大部分,其中包括给合作伙伴的激励费以及支付给业务拓展人员的报酬。2020年,怪兽充电的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同比增长55.7%至21.21亿元,主要是由于对位置合作伙伴和网络合作伙伴的奖励费用增加,该块费用同比增长70%至15.76亿元。

近期,共享充电宝因涨价问题饱受诟病。事实上,其盈利模式单一也使其长期不被看好。陈礼腾对记者表示,国内知名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共享充电宝品牌存在霸王条款、退款难等问题。因此,为寻求进一步的发展,各充电宝公司亟须构建新的增长路径,在数据、流量、场景上做深耕。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共享充电宝依旧存在想象空间。

对此,张毅也建议,共享充电宝企业要做流量平台,把商业模式平台化,才有机会构建足够高的门槛,避免恶性竞争和因为涨价而导致用户的丢失。

本文地址:http://www.cddilian.com/16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